| | | 百度
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娱乐|财经|舆情|教育|第一书记网|地方|发现|游戏|汽车
首页>>新闻 > 社会 >>  正文

周洋父亲请假借钱状告权健:只想给女儿一个交代

发稿时间:2019-08-23 05:56:00 来源:华商报 作者:李华 中国青年网
百度 多了,说明肯定有没上铆钉的地方;少了,说明有些部位铆钉用多了。

   日前,自媒体一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文章爆出权健公司涉嫌虚假宣传、传销。1月2日,相关部门对权健公司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进行立案侦查。

   3年前,内蒙古赤峰7岁患癌女孩周洋放弃医院化疗,改服权健公司的三款产品,最后病情恶化不治身亡;3年后,周洋的父亲周二力仍不能忘记失去爱女之痛,这位45岁汉子坚持死磕权健,希望更多的人从权健骗局中走出……

   2019年的新年,周二力和妻子还沉浸在对周洋的思念愁绪中,上个月的12号,也就是双12,是周洋去世三周年。1月3日,利用跑车间隙,周二力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采访。

   当长途司机月挣5000元

   华商报:近7年来,你的家庭经历了怎样的难以承受之重?

   周二力:从内蒙古赤峰到北京,给患病女儿的治疗,我们煎熬了4年,我们卖了房,向亲朋东拼西凑借钱,前后花费100多万,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人用谎言欺骗我们,而我竟然相信了他们(权健)的鬼话,最终并没有挽回女儿的生命,作为父亲,我万分自责,生不如死。

   华商报:你现在从事啥工作?欠的外债还完了吗?

   周二力:我妻子在家照顾老人,她没有工作。我以前是矿工,现在给一家运输公司跑长途运输,24小时连轴转,我们车上三个司机倒班换着开,只有把货物安全送达,才能稍微喘口气,工作很辛苦。现在当长途司机一个月有5000元收入。家里的外债没有还完,大部分是借亲戚朋友的,但让我感动的是,他们没有一个人主动催促还钱。

   束昱辉秘书手机拍合影照

   华商报:你为什么在几次诉讼中都不提索赔?

   周二力:我一开始提起诉讼,到我马上准备再次提起的诉讼,我都不是因为钱。如果为了钱的话,一开始权健找我私了,就不会有后面的维权起诉了。我文化水平不高,我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权健的真实面目,避免走我们一家的老路。

   华商报:我看你现在的手机号显示是北京的,你还有内蒙古的号码吗?

   周二力:这是当时在北京给女儿治病时办的,我原来也是内蒙古的号,因为权健虚假宣传,明明我的女儿服用他们的产品后病情恶化,人都送进重症监护室抢救了,权健还在宣传所谓服用3个多月已经治愈周洋,我为了维权,办了公正,还在网上公布了相关材料,结果每天都能接到几百个骚扰电话,实在没办法,我就只能换了电话。

   华商报:2015年你起诉权健侵犯周洋的肖像权、隐私权一案最终败诉,那张合影照片是谁拍的?

   周二力:周洋生前在北京接受治疗,没有办法了,找到央视《星光大道》寻求帮助,上《星光大道》节目的第二天,权健就派人联系我们说有治癌秘方,可以治愈周洋的病,我们就被带到权健大楼束昱辉的办公室,那张合影照就是在他的办公室里,由束昱辉的秘书用手机拍的,旁边站着的就是权健北京片区的经理。这张合影照本来可以作为权健虚假宣传的直接证据,证明权健用它来宣传周洋被治愈,但遗憾的是,这场官司我们最终还是输了,我也不清楚这背后有没有运作的猫腻。

   两次接触感觉束昱辉善包装

   华商报:你曾两次直接面见束昱辉,直观感受上,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周二力:我和他有过两次接触,但时间都不长。一见面,他就大谈权健的秘方,言谈举止给人的直观印象是,他很会讲话,也很会包装自己。我当时听他说能救女儿的命,当时就想给他跪下来磕头。后来我和权健之间发生很多过节后,我事后才感觉,这个人很善于伪装,很滑头。

   华商报:能透露一下你即将对权健提起的新一轮诉讼?

   周二力:我最近正跟我们运输公司的老板请假,因为打官司需要时间,也耗费金钱。老板也知道我面临的情况,也支持我,肯定准假。我已经联系了多位律师,近日将在内蒙古赤峰法院正式起诉权健公司,诉讼将涉及民事和刑事等,包括权健经营药品的资质,权健涉嫌非法行医等问题。权健曾经对外宣传,说是给周洋免费治疗,而且治愈,但实际上我们当时从权健拿这些药是付费的,一个月下来要5000多元。

   华商报:为什么坚持起诉权健?

   周二力:我再明确一下,我不是因为钱找上权健,我只是错误地相信了权健的谎言。现在权健被查,也不是我的功劳。我坚持请假借钱打官司,就是想给女儿一个交代。这场官司无论最终是输了还是赢了,我都感觉无所谓,我只是希望更多的受害者别再上权健的当了,这就是我的心愿。现在已经有很多病友在我的劝解下清醒过来,我为此很欣慰。

   夫妻俩不敢想再要一个孩子

   华商报:周洋走了,你们夫妻有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孩子,从痛苦中彻底解脱出来?

   周二力:这个问题,我们没有想过,也不敢想。经历这一切,我们的家已经被彻底掏空了。女儿虽然走了,至今骨灰还放在寄存处,但我们内心一直想着她,周洋从出生到病重,我们拍摄的1000多张照片,还有孩子的玩具,孩子用过的所有东西,我们都完整地保留着,孩子去世三年了我还是放不下,这种难以割舍的亲情,外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这也是我久久不能释怀的原因。

   华商报:未来还有啥生活打算?

   周二力:我家里还有三个老人需要照顾,我想打完这场和权健的官司后,好好赡养老人,我会和妻子好好过日子,我对将来的生活想法都很简单,很朴素。 华商报记者 李华

责任编辑:高原
 
相关新闻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词
热 图
百度